欢迎光临
美好的交流园地_城市生活服务

沙末伯两袖清风‧黑与红抗争到底

沙末伯两袖清风‧黑与红抗争到底近年来走上街头的社运,总会看到一位身穿白布衣、白髮长髯的老人家。他并不是街市的马来阿伯,不过,大家就是从民间社运重新认识了他――沙末赛益。单纯地为了国家的未来,即使年达80岁高龄,他还是选择赤脚走上街头出表达意愿。他获封赐拿督勋衔,却更喜欢人家称他为沙末伯(Pak Samad)。他没有架子,不拘小节,生活很随便却也坚持原则,最新的个人展《黑与红》就毫不掩饰地让人看透他的内心世界。国家文学奖是马来文学界最高荣誉,至今有十多位得奖人,最为华社所熟悉的莫过于沙末赛益(A.Samad Said)。当然,很多人就此以为人他是一位懂得写诗歌的文学家,事实上,他是画画出身,后来专注于文学创作,以至投身社会工作。在马六甲一个马来甘榜出生的沙末赛益从小口吃,养成他内向和寡言的个性。长大后,他拜师学唱歌,虽然无法挤上他渴望的电台歌星宝座,但口吃问题逐渐改善了。后来,他又拜师习画,通过绘画表达内心世界。他于1950年代初期开始习画,拜在当年新加坡着名的马来画家玛哈德(C.Mahat)门下,从素描到写生,用铅笔或水彩,都有一定的水平。他还记得马来杂誌《Hiburan》于1953/54年间曾刊登他的画作。同期间,沙末赛益结识了马来作家,走上了写作的道路,以生花妙笔反映社会现实,显露其写作才华。他在文学创作上的成就,远远超越在歌艺与绘画的作为。杰出作家才华画家1950年代,马来文艺界掀起“为社会而艺术”与“为艺术而艺术”不同文艺路线的论争。当时,他是“五十年代行列”后期的作家代表人物,遵循“为社会而艺术”的理念,追随乌斯曼阿旺(Usman Awang)等进步的马来作家,为捍卫社会正义和争取国家独立而写作。沙末赛益自投身文坛后,坚持创作、笔耕不辍、文学着作丰富,扬名文坛,终于在1985年荣获国家文学奖,表彰他对文学的贡献。当局在颁奖时,认同他是位杰出的作家,也是具有才华的画家。“五十年代行列”的文艺思潮影响了他一生的文学创作,包括绘画在内。较后,他将重点放在写作,渐渐疏远了绘画。他在文学上的非凡成就,让许多人不知道他也是位杰出的画家和喜欢绘画的文人。直到进入千禧年不久后,沙末赛益又开始动笔作画。一般上他的画是倾向于书法之作,为他创作的诗歌而画。诗歌赋予画的灵感,画则增添诗歌的视觉美感,互相辉映。身为文人画家的沙末赛益深懂中国画有“诗中有画”和“画中有诗”的境界意象,这与他的艺术创作具有异曲同工之美妙。随着他的画作展出,在民间的流传,在报刊的介绍,以及画册的出版,这位画家的作品日益受到注目,收藏者也大有人在。他的签名犹如其画风,象徵着他人生经历的不同过程,以及对未来的期许。第四个展掀热潮沙末赛益《黑与红》个展是他的第四次个展,共展出50幅画作。他强调,虽然这些都是好几年前的画作,却是他最新的作品,因为他近年来都没有画画,专注在诗歌创作。《黑与红》所展出的作品是他于2005至2007年期间的创作,主要是黑色墨水在草稿纸上的涂鸦,一些是挥上红色构成一幅画。作品的灵感来自当时的社运,所以一些作品的题也打得很直接:“抗争、抗争到底”、“往后退”。“现在的政治局势不稳定,很多年轻人因为集会而被捕,我感到很痛心。其实,集会是很平常的事,不应该被视为非法,逮捕这些年轻人也是很不健康的行为。”黑与红画社运沙末赛益于1935年在马六甲出生。他在出生6个月后,随家人离开翠绿的甘榜迁居新加坡,那个时候的新加坡还是只等待蜕变的丑小鸭,他就在那里长大。从日军侵佔到英殖民统治时期,残暴的血腥事件,恍如历历在目,令他印象深刻。不可抹去的红色,影响了他的人生观和艺术创作。爱白布衣装扮面对总是一身白布衣装扮的沙末赛益,问他为甚幺是黑与红?“红色表达激烈,黑色很优雅。”当然,红色是夺目鲜明的颜色,与黑色同为最突出的颜色。目前的沙末赛益积极投身社会运动,立场鲜明,形象突出,与时俱进。他的艺术创作思考也有了新意,他的诗和画也就非同一般了。这位老艺术家在画纸上以红色为重。他一再强调红色是表达勇敢、愤怒、忧患和信心的颜色。各族争相睹风采沙末赛益题为《黑与红》的个人画展定在新张的馨艺苑举行。他为个展致词时说,画廊的设立必须要有明确的目标和方向,才能真正表达艺术家的创作理念。他强调,艺术空间不以盈利为重,才能真正办好文化艺术活动。画廊创办人的品德也很重要,值得注意。他与馨艺苑创办人是朋友,答应展出给予支持。于3月15日举办的开幕仪式,吸引了各族着名艺术家和民众的到来,近200人将小小的画廊挤得水泄不通。一些华裔妇女其实并不很了解沙末赛益,只略知他是一位很出名的马来诗人兼画家,就乘搭轻快铁前来一睹他的风采。为人随和主办单位邀请马来着名作家丁斯曼开幕。他别开生面地朗诵了以《黑与红》为主题的诗作,表彰沙末赛益为文化艺术和社会运动所作出的贡献。随后,现场也举行《黑与红》画册推介仪式,嘉宾计有摄影家孔万良、乌斯曼基金会代表陈凯希、新加坡兴艺顾问谢声远与5位马来文艺界名家。馨艺苑创办人之一的曾荣盛说,虽然贵为国家文学家,沙末赛益待人并没有架子,为人很随和,邀请他展出作品时,他没有特别的要求,只是希望不要太商业化,完全符合他的个性。另一位创办人高桂莲致欢迎词表示,该苑新张主办第一个画展获得沙末赛益的支持,深表荣幸和感恩,经促使该苑成功跨出第一步。“我是经朋友介绍下认识沙末伯,他很出名,却很低调。之前根本不认识他,现在我称他为`伯’,我们就像是亲友地相处。”高桂莲在工商界廿多年,在文艺界却是新人,她开办画廊是希望协助发展艺术,让艺术的正能量带动更好的社会。“艺术代表千言万语,不同的时间有不同的感受。我们不是通过开画廊赚钱,而是感受生活。”/副刊‧报道:李翠媚‧2015.03.25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