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美好的交流园地_城市生活服务

总是害怕自己被冷落、不被注意,你心中也有一个「戏剧女王」吗?

总是害怕自己被冷落、不被注意,你心中也有一个「戏剧女王」吗?

Drama Queen,这位女士就该是个头号人物!其他头衔都不符合她的天性,而在我心目中,她也是唯一一个类型(戏剧女王)与称号(戏剧女王)一致的自我。就我来看,其他称号都配不上她,也无法描述她,所以任何一个平淡无奇的称号都不合适!

特徵

「爱出锋头,不计代价引人注意。」

戏剧女王总想出锋头、吸引别人的注意,并且不惜任何代价。她是世界的中心,其他地球居民都该向她顶礼膜拜、专注聆听、关注她、怜惜她、同情她⋯⋯

在艺术家的圈子里,经常可以见到戏剧女王,而且她谁都不怕。约束她的人大多看不惯放任她表演的人, 但就算你瞧不起戏剧女王,在你内心深处其实也住着一个「我好想偶尔也能成为众人焦点」的狂热分子。而真相其实是:你愈是看不惯别人这幺做,受你约束的戏剧女王就愈渴望自己也能放肆一回!

戏剧女王的生存之道

「没有人注意我!」

「我太不起眼、太不受重视了。」

「我对自己不满意。」

深植于我们内心的这些或类似的想法,会引发表面上的痛苦,因为身为戏剧女王,本身就是个莫大折磨;世上几乎没有比必须不断争取他人关注更辛苦的事。

认为自己已经从他人那里获得足够的关注,这样的人是不会不择手段动员一切来获取关注的。由于这种行为根源自我们内心深处,因此戏剧女王的角色演出往往极为巧妙,我们不一定能识破每个戏剧女王的真身。

有些戏剧女王知道自己喜欢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,而身为旁观者,这种类型比较好对付,因为大家都知道她的心思,可以自行决定是否要任由她作秀(前提是,你自己不觉得太不受人关注)。

不过,另一种戏剧女王对此却浑然不觉,我对这种人可是了若指掌,因为我的脑袋里就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戏剧女王,而且长达三十多年!后来我才意识到,也许是因为我不必特别追求,就只是藉由参加戏剧演出、担任班长或其他类似职务,来成为大家注目的焦点,而我也曾经很享受万众瞩目的滋味。只不过当时我总是不解,虽然我(自以为)一点也不想出锋头,这种事为什幺却一再发生。「其实」我只想坐在木质地板的第四排左边, 不料却「发生」了一些事,结果我又再度站上舞台了。当然每次我都会想,这都是情非得已的。而当年我也没听过,我们会构筑自己的事实。 在我内心深处,住着一个渴求他人注意的少女,她总是不断呼喊着:「看我!」「别不理我!」

在此,我要向大家介绍一位戏剧女王登台演出的例子,不过那个人不是我,是一位我在印度认识的女人。当时我很快就发现,她还没有真正(或者至少是持续地)省察过她内心里的那个小孩。她深感自己遭人误解,并且把过去二十年的岁月投注在让自己成为白手起家的百万富婆。无论如何,她的自卑感总算驱使她交出了漂亮的成绩,让她在四十岁时就能够退休,但她的内在小孩仍然一点也不满意。儘管拥有社会地位、高额存款、过着一流的生活,这些都还不够。戏剧女王心里那个被人冷落的小女孩总是不断怂恿她出来表现。瞧,「自我」也可能成为我们深藏内心、没有意识到的创伤的帮凶 !

我认识那位女士时,她正想参加一项瑜伽课程,因此住在禅修精舍,算是住得相当简朴。到目前为止都还好,但很快她就觉得自己不过是课程里「众人之一」而不开心,于是开始不去上正规课程(学员有二十名),想改上只有六、七名学员的课,后来甚至如愿改成了个人课程,这下子她应该大可称心如意了吧!因为怎幺可以要她当众人中的一员呢。但光是这样,对这位戏剧女王(或是她心里遭受冷落的小女孩)来说周遭还是太热闹了, 课程导师与精舍管理人还是过分关注其他学员了,于是她就病倒,甚至严重到必须住院治疗。精舍特别派了一名重要员工照顾她,并且陪她在医院里过夜。毕竟她是从国外远道而来的客人,怎幺能让她孤零零地住在印度医院里呢?(有何不可?)然而,对这位童年家境困苦、母亲酗酒又不管她的女孩来说,这样还是不够。她的病房里总有许多访客,而她也不肯听从医师叮嘱好好休息,反而老想找乐子,比如要我唱歌给她听。她听过我在精舍里帮大家上冥想课时唱的歌,如今希望我能为她来场私人演出,祝她康复。我没答应,我不想被她的戏剧女王要胁,儘管她央求了三遍,我还是没有在她和其他五人面前唱歌。于是她转而缠着在场的瑜伽上师,要他来场演唱。这位上师显然意愿不高,但又不好拒绝, 于是她便得到了她想要的:专门为她献唱的瑜伽上师。

那幺,这一天就此结束了吗?还没呢。唱完歌(在印度医院里,这种场景委实有够荒谬)之后,病房里再度回复沉寂,就在此时,这位戏剧女王又有了新点子。(在此我要再次声明,这些都是不自觉地发生的!)她起身想上厕所,结果把手背上的针头扯掉,瞬间血溅地面,而她则吓得瘫倒在我怀里,哀叹着:「哦,老天,我还得忍受多少折磨?」就这样,她动员了病房里所有的人,外加赶过来的医师和两名护理师,这十个人只有一个任务:将他们全部的精力都转移到这位女士身上。如此这般,她与她的内在小孩都如愿以偿了。

写到这里,我忍不住哈哈大笑,痛痛快快地笑了一场。我笑的不是她,而是那种怪异的场景;与此同时我也想起,过去我也曾不自觉地,不断演出类似大大小小的闹剧。不仅如此,住院期间,这位女士还常常不理会医师的嘱咐,吃不该吃的东西,好让自己事后有得抱怨,说她又变得更不舒服了。搞到最后,连最有耐心的人都抓狂了。而身为这场精采好戏的旁观者,我深知自己也曾有过这一面,而且多年来,一直任由它为所欲为。

在此我想再重申一遍:没有人是故意要这幺做的!这种有望荣获奥斯卡的好戏来自深植心底的创伤: 害怕被人漠视、害怕被人冷落 ;更深入探究的话,就是害怕必须因此而死。

在此我要恳切地建议你,深入了解「内在小孩」这个议题,你也可以在你生活的地区找到相关的课程。探究内在小孩相当受人欢迎,对于想战胜内心种种自我的人而言,效果也极佳。因为,这个受伤的孩子往往把我们的自我当成滋养他的土壤和指令发送机。

戏剧女王的末日

如果我们把这个部分从潜意识拉升到意识层面,并且向戏剧女王宣告,她的统治末日已经来临了,事情并不会就此落幕,因为跟她的决战哪能没有戏剧高潮呢?

她会用以下这段话或类似的言论斥责你,你不妨给自己一点时间,看看这段话会对你产生怎样的效果,接着再探究自己的恐惧与担忧!想像一下,如果你改变了自己的行为, 最糟的情况会是如何。还有,请别忘记,她总是使用「我」这个主词,好让你觉得,那就是你自己的想法。

「如果我不再像现在这样,就再也不会有人重视我、再也没有人照顾我,也没有人会和我联络,我就会被大家遗忘了。这样叫我该怎幺活呢!冷冷清清、凄凄惨惨戚戚!在我死后,也不会有人来我坟前哀悼!谁会关心一个无趣至极的怕事鬼、一个平凡不起眼的小女生呢?谁都不会!连一个人也没有!」

在你的行为背后,其实躲藏着这些恐惧。

我的戏剧女王能带给我什幺 (除了好戏之外)

她能教你领略情感世界的极端情况。

但这里所说的情感是虚构出来的情感,而非真正的情感。

另外,拜戏剧女王所赐,你很少会感到无聊,有她在的地方总是热闹非凡!这样的好处是你不必省察自己的内心—也就是那个手中握着提偶丝线、受创的内在小孩所在的地方。这种规避行为会一直存在,直到内在小孩的外在演出变得不够精采,到那时,我们才不得不正视我们内心里的小孩。不过,一味漠视我们内心里受创的内在小孩,其实无法带来疗癒效果,也无法带给我们真正的快乐。

戏剧女王的真面目

剥除扭曲变形的部分,你会看见:

实际上只有一个我。我是我生命的中心,因为我既是戏剧女王,也是看戏的观众。

如何战胜戏剧女王

学习接纳你自己的本来面貌!

「这样的我,我自己满意, 人也满意。」

学习接纳自己是世上芸芸众生之一,这样的你壮大了你身为其中一分子的社群,从而壮大了你自身。你会了解,身为一分子的价值,并不会比全体来得小!

总是害怕自己被冷落、不被注意,你心中也有一个「戏剧女王」吗?

延伸阅读:
躲在谦虚的外表下,你心中也有一个「一无是处妹」吗?
「这世界上只有自己可靠。」你心中也有一个逞强女吗?
心中想着「这有什幺好讨论的啊,真无趣」,隐性自恋者的 7 大特徵

相关推荐